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玄幻魔法 > 费可的晚宴(新生原著小说) > 第七章 间奏曲

第七章 间奏曲

雨停了。

屋内的客人们都没有注意到,或者也不关心。在陈树发、程昊和苏茜讲述完各自的故事后,晚宴的气氛变得像沼泽地里的雨夜,漫无边际地阴郁。

事情再清楚不过了——他们曾素不相识,如今坐在这里都是因为同一个人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都被这个人骗过,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“鸿门宴!”陈树发愤恨地说。

“什么?”程昊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还不明白吗?这就是场鸿门宴!”陈树发目眦欲裂,又逼近了管家,斥问道,“他到底想干吗?!快说!他把我们都拉到这儿来,是想看我们笑话吗?”

管家连连后退:“陈老板,你就是问我一万次,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见陈树发又要发作,程昊拉住了他:“算了,别和他啰唆了。不过你说的对,这顿饭没那么简单。好像我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都被费可骗过,想必你们二位也有类似的遭遇了?”程昊问何姗与张萱儿。

何姗皱了皱眉,似乎这样的审问是一种侮辱。她回答说:“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,我并没有被他骗过。我一个普通人没财没色,没什么好骗的。”

“你太谦虚了。”程昊讪讪笑道,显然并不信服。

张萱儿也马上矢口否认:“我也没被他骗过。我们……我连在什么地方见过他都不记得了。”

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何姗突然起身,走到张萱儿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“记得什么?”

“我啊!”何姗有些伤心地说,“你可以不记得费可,但是你怎么能连我也忘了?我们在大学时是多好的朋友啊!张宣,你难道不是02级、成大国际贸易专业毕业的张宣吗?”

听到这个名字,张萱儿瞬间石化,僵直地坐在那里。

苏茜也试探问道:“张小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“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我说什么!我还有事,先走了!”张萱儿的嗓音都沙哑了。她拎起包就逃也似的跑出了餐厅。

“哎!张小姐!你等等!”管家冲到门口却又不追了,歪嘴一笑,“算了,一会儿她肯定得回来。”说着他便顺势要离开。

“站住!”陈树发抢先一步关上了餐厅门。

管家没好气道:“陈老板又有何贵干?”

“你赶紧给那个姓费的打电话!这都多久了?!”

“……”管家沉默了一下,“好吧,我这就去打。”他又去开门。

“你去哪儿?”

“去书房打啊。”

“你当我面打!别忽悠我们!我看你和他就是一伙的!”

“陈老板,我得去书房拿座机打啊。”

“拿我手机打!”

管家看着有些为难,又有些惧怕身形是自己两倍有余的陈树发。他无奈地接过了手机。客人们都围拢了过来,看着管家按了几个键。陈树发又眼疾手快地按了下公放键。可嘟嘟两声后,手机就自动挂断了。

陈树发一把抢过手机,回拨了一遍号码,这次干脆就忙音了。

管家双手一摊:“我都跟你说了得拿座机打。这地儿信号不行,时好时坏。”

“用我的手机试试。”何姗把手机递给了管家。

管家瞟了何姗一眼,只好又拨了一遍号码,可是依旧没拨通。

“奇了怪了,信号怎么这么差?”陈树发叨叨着,举着手机,走去了阳台上。

其他几个人也都握着手机跟到了阳台上。可诡异的是,手机信号栏里刚刚还有一格信号,现在干脆就变成了“无服务”。

趁这工夫,程昊与何姗互留了电话。

管家抱怨道:“我都说了不行。那太湖里能架信号塔吗?所以我说啊,我得赶紧辞了这工,什么鸟不拉屎的地儿!”

“那去书房打,我跟你去!你别耍什么花招啊。要不然我揍死你个小乃球的!”陈树发威胁道。

“陈老板,我们也一起去吧。”何姗说。

“不用了。你们倒不如去其他房间看看,没准他藏在什么地方不敢出来见我们。”

“说的也是,我们还没‘参观’过这豪宅呢。”程昊讥讽道,“这一砖一瓦都有我们的贡献啊。”

“我还是留这儿吧,也好有个人盯着。没准他就趁这时回来了呢。”苏茜说。

“那何小姐我们俩去逛逛?”程昊的脸上又显出了那种油花一般的笑容。

于是一群人分成了三拨:陈树发和管家去右侧走廊尽头的书房打电话;苏茜留在了餐厅;而程昊与何姗则下楼去搜查房间了。

别墅像个迷宫,一个房间套着一个房间。大多数的家具上都蒙着一层白布防尘。何姗跟着程昊挨个掀开了那些白布。一开始她还有点心慌,但也期盼着能在哪块白布下发现点什么恐怖的东西。她的脑海里有血迹、有匕首,没准还有一两具死状凄惨的尸体。那可就会成为大新闻了!

程昊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,说她可以把这段经历整理整理,没准会成为一个好故事。

“a good story is always waiting or someone to tell.”程昊问,“你真有这样的理想?”

何姗正在掀起一块白布。白布坠落到地上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。扬起的灰尘弥漫满屋。所有的色彩都降低了饱和度,所有的光线都暗含着混沌,所有的雕饰下都只是平凡无奇而已。她站在混沌的扬尘后,对程昊说:“年轻时幼稚的想法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