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科幻灵异 > 千缘归以尘 > 第187章 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

第187章 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

天空灰蒙蒙的,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,仿佛一层厚厚的白色纱幔笼罩了整个世界。

寒风呼啸而过,吹得雪花在空中翩翩起舞,给人一种冷冽而清新的感觉。

马车在雪地中缓缓前行,马蹄声在寂静的街道上回荡,显得格外清晰。

似乎,还夹杂着一丝,淡淡的忧伤。

“……千缘,你确定是这条路线吗?我怎么感觉,我们越走越偏了呢?”

徐啸杰玄色的衣襟随风而动,扫过何千缘探出来的鼻头,痒痒的,滑溜溜的。

“额,大概……不,肯定是,相信我就是了!要不你歇一歇,我来驾车!”

何千缘再次跃跃欲试,想要挤到徐啸杰身旁,去拉绳子,被徐啸杰坚定的回绝了。

因为,这辆车,真的经不起折腾了,再掉一次沟,就真的散架了。

“你确定?你路痴的程度我又不是不知道,要是再被你带沟里去……”

“行吧……你可以怀疑我的脑子,但不能怀疑我的鼻子,还有直觉,它们告诉我就是这边……蓝家的血气,以及身上那股独特的腐臭味,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”。

提及有关调侃的字眼,徐啸杰顿时来了兴趣,兴致勃勃的问道。

“这你都能闻出来啊!那你说说,他们身上是一股什么腐臭味?我参谋参谋,等逮到他们的时候,正好可以好好利用一下”。

“怎么利用?嘲讽加威逼利诱?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小把戏了?”

徐啸杰调整一下坐姿,往旁边歪了歪,故作神秘的贴着何千缘的耳朵小声嘀咕。

“是……呵,不告诉你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

何千缘本来瞪得圆溜溜的眼睛,一瞬间眯了起来,十分的不爽,手一抬按在他的脸上,将他推开了。

“我就不该信你……之前也是,话说到一半就咽回去了,搁谁能忍住不胡思乱想啊!”

徐啸杰揉揉脸,勾唇一笑,顺势靠在了车门上。

“还以为你情绪有多稳定呢,提到他的时候,怎么还是会着急啊?”

徐啸杰背对着何千缘,她看不清他的神情,也不理解这话的意思。

只觉得这话,怪怪的,还有点酸溜溜的。

“……谁说我是着急他了?我在意的明明是哥哥!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哪个他?还不承认吗?真是个犟丫头”。

徐啸杰像是得逞一般,无形的尾巴摇得十分欢快,但他的背影冷冷的,感觉没有很开心。

是错觉吗?

只觉得,他越来越矛盾了。

“你闭嘴吧,好好赶你的车……不说算了,我自己回忆就是了,烦得很”。

何千缘撇了撇嘴,缩回脑袋,独自生闷气去了。

她走后,徐啸杰感觉到身后的温度低了一点,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,换上了一副猜不透的面孔。

不知,他面对敌人的时候,会不会也是这样的。

……

穿越冰原,和无边无际的深林,终于迎面吹来了一阵清爽温暖的风,带着草木香和泥土的味道,将麻痹的鼻腔复活。

由于地壳的运动,冱洲与相邻的两大洲逐渐接壤,气候也在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。

在这边界地区,隐藏的危机,只会多不会少。

枞洲本就富裕,人流量自然也就大,烟火气息在踏上它末梢的那一刻,就已经真切的感受到了。

它供养着巨木森林,和最丰富的动植物资源,以及最多样的异兽种类。

虽然比起旧陆还是差了一点,但在九洲之内已经是最富足的存在了。

巨木深处有迷踪,一般人是绝对不会踏足这里的,保不齐就变成了某只异兽的盘中餐。

到达边界地区,就要更加小心谨慎一点,因为这里人多,不老实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起来。

徐啸杰将马车停好,硬拉着还睡得懵懵的何千缘下车,拽着她往街上走。

清晨,随着第一缕阳光洒落,这里的集市便开始热闹起来。

摊贩们早早地来到这里,摆好自己的摊位,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客流。

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小吃的香气,吸引着过往的行人驻足品尝。

集市上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。

摊位上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,从新鲜的蔬菜瓜果到各式各样的日用品,应有尽有。

摊主们热情地吆喝着,向过往的顾客推销着自己的商品。

除了购物的人群,集市上还有许多表演艺人,他们或唱歌、或跳舞、或耍杂技,为集市增添了不少欢乐的气氛。

难得见到的小孩子们在人群中穿梭嬉戏,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,给集市增添了几分童真和活力。

这些,是别的地方想都不敢想的。

“你干嘛啊?你饿了就自己去找点东西吃吧,我不饿,想……哈~~再睡一会儿”。

徐啸杰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,说,“小姐,你已经睡了两天了,还睡呢?你有点不对劲啊……是不是病了,你都不饿的吗?”

他将手贴在她的脑门上,凉凉的,没感觉到发烧的迹象。

何千缘耷拉着眼皮,将他推开了,有点抗拒他的靠近。

“我没事,也不是想扫你的兴致,只是我真的没劲动弹了……你还是自己去吧”。

看她萎靡不振的样子,徐啸杰好不容易重新燃起来的购物欲望也熄灭了,愈加担心起来。

“好吧,那我给你带点吃的,你休息休息……有事告诉我,不许自己扛,听见没?”

“嗯嗯……你快去吧,可惜这热闹我是凑不了了”。

过往的人热热闹闹,这里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的,有点心酸。

徐啸杰再三叮嘱,最后才不放心的走到了不远处,时不时还回头看一看。

何千缘忍着心中愈发强烈的欲望,爬上车闭目塞耳,试图将集市上新鲜的血腥味,和对于自己来说垂涎欲滴的鲜肉屏蔽在外。

“呼呼……不行,要忍住……忍住……”

她的指甲深深地嵌入自己的肌肤里,血丝蔓延出来,开始缠绕她的心间,窒息感如此熟悉。

牙齿相互摩擦的时候,抑制不住的冲动开始躁动,实在是受不住了,就咬住自己的嘴唇,吸一口瑟瑟的血。

这一口老血,可是真的救命用的,不过救得是别人的命罢了,也没有什么区别,对她来说。

她本来就已经死了,何谈什么救不救的,又有谁会来救呢?

始终都是问题,还不如自己捞个清闲,省了麻烦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