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科幻灵异 > 千缘归以尘 > 第186章 追逐蓝色的魅影

第186章 追逐蓝色的魅影

“千缘……千缘?”

“啊?怎么了?”

“你说怎么了?这是我第四次发现你偷懒了!”

“哦哦……啊,好……”

何千缘从刚才起,就一直在发呆。

眼神显得有些迷茫和迷离,似乎在凝视着虚无的远方。

表情也变得柔和而宁静,仿佛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境界,浅浅的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,在回忆着什么美好的往事。

身体松弛而自在,蹲在旁边,手指一直扣着地面,好像在写着什么。

徐啸杰收拾完残余下来的傀儡,探了探这家主人的鼻息,还好,只是惊吓过度昏过去了。

“看来,那人的目的不是杀几个无关紧要的人物,保不齐就是冲我们来的……千缘?喂,你的眼睛又直了!看我!嘿!”

在她发呆的那一刻,徐啸杰悄悄伸出手,指尖在她眼前轻轻一晃,打了个响指。

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回荡,仿佛一记警钟,试图唤醒她的思绪。

何千缘微微一颤,仿佛从梦境中被猛然拽回。

她缓缓地抬起头,目光从地上收回,落在了徐啸杰的脸上。

迷离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迷茫,仿佛还没完全清醒过来。

徐啸杰看着她,无奈的微微一笑,轻声说道:“怎么了?又在发呆呢?”

何千缘眨了眨眼,似乎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思绪。

她沉思一会,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,嘴角勾起一抹苦笑,说道:“没什么,就是有点饿昏头了……”

徐啸杰静静地盯着她愣了几秒,叹了口气,然后轻轻握住她的手,给予她一些温暖和安慰。

徐啸杰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他能猜到,一定不是空穴来风。

他现在只想知道,她只是需要一些时间,来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。

因为,这背后的事,已经挤压许久,深不见底了。

其余的,他不想管,也没有脑子记住。

徐啸杰温柔地看着她,说道:“无论你在想什么,只要你想说了,都不要憋在心里,可以把我……当成你的解闷罐子,随你怎么说都可以,怎么样?够仗义吧!”

“是啊,你最仗义了,不像我……”

何千缘的眼中闪过一丝感激,还隐藏着一点愧疚的意思,轻轻地点了点头,仿佛找到了一些安慰和力量。

徐啸杰好像没听见,也好像,真真切切的听见了。

这一夜,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彼此陪伴着,让时间慢慢流逝。

直到第二天一早,晨光熹微,洒到了他们身上。

……

何千缘没有醒,继续昏睡了一天。

醒来后,感觉到深深的疲惫感,身体仿佛被重物压着,每一个关节都像是生锈了一般,难以动弹。

她缓缓地睁开眼睛,眼前的世界显得有些模糊,仿佛被一层薄雾笼罩。

随着意识逐渐清晰,她开始感到一阵强烈的口渴,喉咙干涩得仿佛被火烧过一般,急需喝水来滋润干燥的喉咙。

便伸手支撑着自己,试图坐起身来,却发现身体异常沉重,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。

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了身,随便一歪脑袋靠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上,微微闭上眼睛,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眯开眼睛后,何千缘发现自己躺在马车里,车厢内弥漫着淡淡的草香和马汗味。

揉了揉惺忪的双眼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,透过车窗,看到外面依旧是一片银装素裹,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着,给大地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毯。

掀开帘子,一股寒冷的寒风扑面而来,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探出头去,望向远方,只见远处的山峦在雪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雄伟壮观,近处的树木也被白雪覆盖,仿佛披上了一层洁白的羽毛大衣。

马车在雪地里缓缓行驶着,踏蹄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回荡。

何千缘爬到车的前端,见徐啸杰手持鞭子,不时地驱赶着马匹前进。

“嗯,你……哪来的马车?偷的?”

“你醒来第一件事怎么就是污蔑我?车是那家人送的,说是大恩大德没齿难忘,除了以身相许……就只有搭上这一辆车,才能报答我们的仗义出手了!”

“……你夸大其词的本事,真是一点都没退步”,何千缘扒着车帘,迎着萧瑟的风,让其肆意的溜进她的衣领里,瞬间就精神了。

“快回去,不嫌冷啊!车里有吃的,要不要垫垫肚子?”

寒风凛冽地刮过脸颊,像一把锐利的刀子割破了宁静的冬日。

何千缘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,试图抵御那刺骨的寒冷,鼻子在寒风中变得红彤彤的,仿佛被点燃的火焰,火辣辣地灼烧着。

伸手揉了揉鼻子,试图缓解那股瘙痒感,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。

“不知怎么的,好像不太饿,可能是喝西北风喝饱了吧”。

抬头望向远方,只见雪花在空中翩翩起舞,如同无数只蝴蝶在空中翻飞。

它们轻盈地飘落在地面上,慢慢的融入雪堆里,远处的山峦在雪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雄伟壮观,仿佛是大自然的杰作。

何千缘深吸一口气,试图吸入一些温暖的气息。

然而,冷空气却像一把冰冷的剑刺入她的肺腑,便忍不住咳嗽了几声,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双臂,试图为自己取暖。

就在这时,马车突然停了下来。

何千缘一个没坐稳,差点滚下去,当她好奇地探出头去,只见徐啸杰抚了抚马匹,准备要干什么。

“你这是要干嘛?”

“你说呢?懒猫,冷还不知道多穿点……喏,接着”。

他走下车,从车厢里翻出一件厚厚的毛毯,递给了她。

何千缘接过毛毯,十分夸张的眨巴着眼睛盯着他,很不要脸的样子。

“少来这套,快进去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”。

“遵命!”

徐啸杰故意皱着眉头,嘴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。

一抬头,看见了那一抹幽幽的蓝色光影,脸色愈加冷峻下来。

何千缘将毛毯裹在身上,顿时感到一股暖流涌过全身,半合着眼睛,享受着颠颠簸簸的感觉。

寒风依然,在无情的吹拂着自己的脸颊,但好像已经不再感到那么寒冷和不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