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科幻灵异 > 落难情缘 > 855章品《维摩诘经》(13)

855章品《维摩诘经》(13)

这是讲维摩居士成就的功德。

上文都是在述说维摩居士的成就德行,道业是这样深。接着是说明维摩居士成就的功德。

“若在长者,长者中尊,为说胜法。”佛法所谓的长者,在过去印度是四种姓之首婆罗门阶级中,年高德劭之人称为长者。后来佛教传入中国,长者居士要具备十种德行,年高、有学、有德、有道等等,才堪称长者,我们现在有时也依佛教的习惯,写信给前辈时尊称对方为长者。维摩居士即使在众多婆罗门阶级长者众中,也受长者们尊重,为长者们开导说教更高的出世法门。

“若在居士,居士中尊,断其贪着。”这里的居士不是指长者居士,而是普通居士,是在家学佛的。维摩居士在居士众中受尊重,在家居士多半对世法、世间的因缘还有贪着,不能完全解脱。维摩居士对居士说法,可以断了居士的贪着习气。以下的叙述句子都差不多,我们就不详细讲了。

“若在剎利,剎利中尊,教以忍辱。”剎利是剎帝利,是印度的四种阶级之一,是帝王将相等人世间的统治者,仅次于婆罗门,释迦牟尼就出生于剎帝利阶级。好武功的人多半是不会忍辱的,无勇之人能忍让固然是很好的德性,但是可能只是窝囊,有勇而能忍才是真忍辱。

“若在婆罗门,婆罗门中尊,除其我慢。”婆罗门是教士阶级,至今仍然存在。

“若在大臣,大臣中尊,教以正法。若在王子,王子中尊,示以忠孝。”王子是世子,研究历史深刻了就知道,愈是帝王家庭,富贵之家,就愈没有忠孝,愈是骨肉相残,古今中外皆然。

“若在内官,内官中尊,化正宫女。”内官是太监,中国历史上也称黄门或中宫,佛教戒律中也有提到黄门,是非男非女之人。看中国历史就觉得内官力量之可怕,完全是变态心理。得势的内官连皇帝的性命,挑选继位的皇子,都捏在手里,外廷的大臣大将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看了《维摩诘经》可以了解,印度历史也一样。化正宫女是使后宫能够清净。

“若在庶民,庶民中尊,令兴福力。”庶民是老百姓。

“若在梵天,梵天中尊,诲以胜慧。”梵天是初禅天的天主,是得了定的,已经是有大修行的天人,他们有定而无最高的智慧。维摩居士还是可以教诲他们,不能得解脱。如何是解脱?能做到爱山林清洁同猪圈厕所一样就解脱了。

“若在帝释,帝释中尊,示现无常。”帝释是欲界天的天主,就是中国所讲的玉皇大帝,不是大梵天,大梵天比玉皇大帝还要大。玉皇大帝生在欲界天中的三十三天,这不是第三十三层天的意思,而是那个天界的名称就叫做三十三天,是由三十三个区域组成的,勉强比方说等于是天上的联合国似的,玉皇大帝就是其中推举出来的天主。欲界和色界有何不同?欲界天的天人同我们一样,贪恋五欲之乐。大的五欲是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,小的五欲是笑、视、交、抱、触。欲界天人也有男女之欲,不过帝释天的孩子是由肩膀上生出来的,不像人世间孩子是向下生出来的。

“若在护世,护世中尊,护诸众生。”护世是天神,庙里的四大金刚就是护世天神。是欲界天中层的四天王天的天神,我们这个地球世界就受他们的保护。譬如韦驮菩萨,相传就是四天王中南天门毘沙门天王的一名天将,他是在中国唐朝时始为人所知。当时有位禅师在终南山上坐禅,一时陷入昏沈跌下山崖,被护法天神托住而没摔死。禅师叩谢,请求天神现身。天神现身自称是韦驮,禅师把韦陀相貌描真绘下,才流传于世。在我们这一个贤劫中,一共会有一千尊佛出世,释迦牟尼佛是第四位出世的佛。韦驮菩萨是发了愿,将会是贤劫一千尊佛当中,最后一位出世的佛。

上面说了维摩居士成就的功德,无论他处在哪里,在哪一行里,都是第一流的圣者,都能够领导他人。他是我们在家出家的人,也是儒家所讲的“化民成俗”,教化民众而变成社会的一股风气。维摩居士不但做到对世间人“化民成俗”,还能教化天人。我常用一句俗话来说笑,人家问我多大岁数?我说“逢人大一岁”,地位呢?是“逢官高一级”,至于作人,则是“见人矮一辈”,作到了这样,就是维摩居士了。下面开始是进入《维摩诘经》的正题了。长者维摩诘,以如是等无量方便,饶益众生。”维摩居士修成了前面所说的,以无量无数的方便法门,充分地利益一切众生。

“其以方便,现身有疾。”但是维摩居士生病了。佛为了解脱生老病死而出家,以维摩居士这样一位居士如来,虽是古佛化身,成就如此之大,结果还是有病,这佛法怎么去学?不但维摩居士,连释迦牟尼佛到八十一岁入涅槃,寒风发背,生病而死。怎么寒风发背?佛年轻的时候在雪山修苦行六年,现在要你们打坐时身上披盖好,佛当年可没有这样的设备,所以成了宿疾。佛有一次这老毛病发了,叫弟弟阿难去化缘,要酥油来熬药。阿难去到家里化缘,被骂了一顿,本经后面会讲到。我们众生有病,为什么诸佛菩萨也不能离开病?这是个大问题,是个话头,要去参。

我们看佛经,佛与佛见面时会彼此问询;“少病少恼否?众生易度否?”可见,成了佛在现身时免不了病,也免不了度众生的烦恼。众生不容易度是当然的,有时度得佛都要生烦恼。有些人写信问候我:“少病少恼否?”我看了真啼笑皆非,我又不是佛,你也不是佛。